21

相遇

       不同的艺术以不同的方式到达我们的脑子;不同的艺术以不同的流畅性,不同的速度,不同的无可避免的简化程度进入大脑;还有不同的持续性。大家都在谈文学史,大家都很确定自己知道文学史是怎么回事,可是具体来说,文学史在共同的记忆里到底是什么?那是一块由片片段段的形象拼凑而成的百衲被,在纯粹偶然的情况下,千千万万的读者,每个人都为自己拼上一块。如此雾气蒸腾,如此虚幻的记忆天幕处处是破洞,我们都只能任凭黑名单的摆布,听任黑名单的任意专断,无从验证的判决,却永远摆出一幅愚蠢的优雅姿态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