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

夜深忆从前

翻字典的时候无意翻到好多以前的东西,回想起很多以前的自己跟身边的朋友,以前那个为每个或真或假的故事动容的我,以前那些亲密的以为会一直相伴对方的朋友,祝岁月静好,平安喜乐。

月下

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,在你鉴照下,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沈从文

来自广东各个地区的粽子估计都被我们凑齐了,吃不完怎么办,宿舍没有冰箱啊…

母亲节快乐

      母亲节快乐,
      听说,
      礼物已经提前到了,
      听说,
      你很欢喜,
      可是二十年的相伴,
      我如何不懂,
      若是无关意义,
      你是不大喜欢的。

      想来,
      还缺少了一张,
      本该同在的,
      满述衷情的,
      贺卡,
      上面该写些什么?
      想了又想,
      大概是,
      今晚的月色真美。

杂记 一个故事的魅力

“我一直以为他会有一个好结局,毕竟,他这样好,坚毅,单纯,美好,从一而终。”
“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。”
“嗯哼,它已经足够令我动容到落泪,一个虚构的故事又如何。”
“他根本不存在,那个让你动容的人,这样美好的,他只能在虚构的故事中存在。”
“可是啊,因为这个虚构的故事,让我想要变成一个更好的人,一个像他一样的人。如果他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,那么,我来当那个与他相像的人吧,存在于这个世界中。”

相遇

       不同的艺术以不同的方式到达我们的脑子;不同的艺术以不同的流畅性,不同的速度,不同的无可避免的简化程度进入大脑;还有不同的持续性。大家都在谈文学史,大家都很确定自己知道文学史是怎么回事,可是具体来说,文学史在共同的记忆里到底是什么?那是一块由片片段段的形象拼凑而成的百衲被,在纯粹偶然的情况下,千千万万的读者,每个人都为自己拼上一块。如此雾气蒸腾,如此虚幻的记忆天幕处处是破洞,我们都只能任凭黑名单的摆布,听任黑名单的任意专断,无从验证的判决,却永远摆出一幅愚蠢的优雅姿态。

其实感觉自己已经变了很多了,以前那些小脾气,小情绪都少了,还剩一点小情怀,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

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 你一定要在这平凡的生命里增添些什么,才能使一切变得合理,就算在死亡的边缘也一样